当前位置: 财富品质 > 人物 >

陶景洲:天下大公

时间:2015-08-10   点击:
/陶景洲 美国德杰律师事务所负责亚洲业务开拓的执行合伙人


 
应该说理想是一个随着时间和阅历的增长不断变幻的一个遥远的未来。记得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我的理想就是有一天能够穿白衬衣,蓝裤子,系红领巾。在那个举国贫穷的年代,当时的理想就是这样。
 
后来,我考进了北京大学。刚来到北京的时候,每次到王府井,我大概都会经过北京饭店,那是一些外国人出入的地方,当时我的理想就是哪天可以进去北京饭店看一下,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这就很满足。在那时,理想是一种满足。
 
之后的理想就比较凌乱,因为见识的多了,知道的事情多了,人的欲望也就多了,于是发现,自己也不太清楚究竟想要的是什么。理想忽然变成了一种困惑。
 
无论怎样凌乱,总会有一些理想走进我的生活。比如,在这个衣食丰足的社会里面,怎样能让这个社会更公平。世间,有太多的不公。乃至全世界,贫富如此不均。曾有一幕深度地撞击着我的内心,那是在印度的孟买,就在那一天,我经历了世界的两极。在孟买的贫民窟,很多人生活在上无片瓦下无立锥的房子里,一盆水就可以在街上洗个澡。我也去过印度的很多富人家里,庭院阁楼,奢华至极。我就在想,为什么这个世界就这么的不平等?所以,在此时我的心中,基本的人生尊严,基本的衣食温饱问题都不愁,这就是理想国。
 
能否将这样的理想国理解为天下大公?这应该是构成理想国的基本——让整个世界更公平一点。当然,这并不是要求富人必须变的贫穷,而是怎么让穷人变得更富裕一点。美国是世界上最富的国家,但是美国的贫富差别很大。我就在想,在中国这个社会,能不能创造出来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现在说的中国模式,中国特色也好,中国道路也好,最终也要回到建立一个稍微公平的社会。这就是我的理想国,将来不会再有一家三口人穿一条裤子,不会再有那么多的人每天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如今的中国仍有两亿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是差不多美国,日本的人口的两倍。然而,现在的我们看多了大都市的高楼大厦,看多了玲琅满目的奢侈品的时候,而不自觉的选择性遗忘掉了那两亿多人。
 
理想国可能是没有边界的。随着社会的前行,我们不再满意一点点的满足,或是一点点的变好,我们总企图索取的更多。于是,在日渐自私的人性里,我看到的是精神的缺失和人类相互关爱的丢失。这种缺失,让我们把自己当作是世界的中心,缺少了从社会低层观察社会的谦卑之心和与弱势群体换位思考的能力。
 
而我总在思考的是天下大公


联系我们

财富品质(中国上海)
财富品质(中国北京)
财富品质(欧洲总部)
财富品质(北美总部)
电话:(上海)021-5089 9680-8027 (北京)010-57468188
2015 财富品质(中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