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富品质 > 人物 >

靳羽西:站在这个国际性的舞台上,我的名字叫China

时间:2015-08-31   点击:
环球小姐中国区大赛为千万怀揣梦想的年轻女孩提供了一个教育、机遇、人脉的平台,发现并向全世界展示中国女性独特的东方美。在总裁羽西的眼里,环球小姐绝不是单纯意义上的选“美”比赛,它是对你的谈吐、个性、举止、体态、心理素质、慈善理念等全方位的考验和评判。《财富品质》在活动现场独家采访了羽西小姐,对于阅“美”无数的羽西,听听她眼中对于“美”的诠释。
 
FC:您之前是羽西化妆品的创始人,也是世界著名的节目主持人、制作人,同时也是畅销书的作者。您拥有这么多的头衔,可以说是跨界人物的典范。您在这些经历中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悟?
靳羽西:非常幸运,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选择要去做的,愿意去做和去尝试的,而不是我的父母强迫我去做,或者我的单位委派我去做的,正因为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所以我不愿意失败。在涉足新领域的时候,会带给我一种“创业者”的感觉。既然是创业者,那肯定会比其他人辛苦,但如果做得成功的话,收获也会是巨大的。

FC:相信您在创立“羽西”这个品牌的过程中一定遇到过许多压力和阻力,当然也一定会有动力促使您做成这番事业。那这些动力的源泉是什么呢?
靳羽西:
其实这些动力基本上来自于副总理田纪云。当时很多企业纷纷离开中国。甚至原本有很多生意人入住的广州白天鹅饭店在当时只有五个房间有旅客。然后他就问我:“羽西,你为什么不做生意呢?”我说:“我是做电视节目的。做电视节目也是做生意,我做的每一个节目都是产品,是卖给电视台的。”当天晚上,我前夫就问我:“如果你想在中国做生意的话,你想做什么?”我说:“在做电视节目的时候是会用到化妆品的,而我在国外买不到适合我用的化妆品。我是典型的亚洲脸孔,我想让我的鼻梁看起来挺一点,但是那时候又没有“鼻影”这种产品。”当时恰逢中国开始实施改革开放政策,我想:既然是改革开放,女人们都应该学会打扮,中国女人就会和外国女人一样,涂口红就跟挤牙膏刷牙一样平常。所以,如果我做生意的话,我就做化妆品,用中草药创造出一系列专为亚洲女性设计的产品。这样,中西方文化就可以交融在一起,打造出最好的化妆品。当时我创立事业的动力就是源于此。
 
FC:在您的职业和生活经历中,中西文化的交融是非常重要的。您为很多人做出了表率,让中国人体会到了中西文化的融合之处。那么您认为当下的女性企业家们怎样才能传递出东方文化的优秀之处呢?对此,您有什么建议呢?
靳羽西: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如果你真的想把中国传统文化传递到西方,那么你首先得明白外国人想看的是什么,千万不能说:“我要他们看什么”。我发现很多中国的企业家都有一个思想误区,他们总认为中国传统文化至高无上,所以是以一种“给”的姿态。其实不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传统文化。我认为他们首先得明白外国人想看的是什么,要的是什么。曾经有一些餐厅老板向我表示想要去国外开餐厅,我就说:“那你先得知道外国人想吃什么,他们的要求是什么。”举个例子来说,国外的餐厅是没有“私人房间”这一说的,即使是奥巴马总统来到一个餐厅吃饭,他也是坐在外面的。外国人不喜欢藏在一个密闭的小房间内,这就是文化的差异。所以如果你要做生意,那你就要明白受众的要求是什么。我成功的原因就是,我清楚地知道中国女人想要什么,然后再投其所好。
 
FC:现在国内有一些中国人创造的品牌也想要走出世界,所以中国品牌需要对世界有更多的了解。对此现象您有什么看法?
靳羽西:
我最不喜欢有些品牌的地方是:它们总认为自己是最好的,做得已经足够好了,有种王婆卖瓜的感觉。以服装来说,中国元素几乎被所有品牌的设计师运用过。如果为凡是运用过中国元素的服装办一个展览,那么你将看到所有重要设计师们精彩绝伦的作品。但是纯粹运用中国元素也是不够的,要适当与其他文化元素进行结合。我个人感觉在这方面做得最好的是郭培,她的成功也是得益于此。第一次带她到美国参加一个由我主持的慈善晚宴的时候,没有人认识她。她将她的作品装在几个大盒子里,在晚宴上向外国人展示。那是外国人第一次看到她的作品,后来她受邀参加了大都会博物馆服装艺术部春季特展。
 
FC:往届获奖的环球小姐中是没有中国小姐的。而亚洲的日本、印度的小姐是有获过奖的。那在您看来,中国小姐还没能成为环球小姐的缺陷在哪里?
靳羽西:其实不能算“缺陷”。我们中国小姐也能做环球小姐。在世界小姐中,两位中国小姐的夺冠经历都是在中国主办总决赛的时候。而环球小姐从来没有在中国举办过总决赛,如果真的能在中国举办的话,也许中国小姐就能摘得桂冠。做过评委的人都知道,比赛结果跟东道主是有很大的联系的。
 
而最大的问题是,美国、印度、南美洲的国家,尤其是菲律宾,这些国家对女性展示美的意念特别浓厚。如果一个13岁的美国姑娘已经发育得很好了,又高又美,他们就会很努力地去培训她,等到19岁的时候,就会让她去参加各种各样的选美比赛。2012年的环球小姐冠军是美国小姐Olivia Cooper。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让她学会弹琴、唱歌、走T台,而且她自己很懂化妆。而我们中国的女孩子呢?现在正接受培训的16个女孩子中,有几个是完全不会化妆的。这种情况在全世界都很少见。哪有一个国家对美的意念会如此不浓厚呢?
 
中国选美中很多都是不正式的选美。光是培训这些女孩子,就要花费五个星期的时间,让她们学习书法、茶具、插花、佛教等。这种培训在外国永远不需要,即使有,也不需要这么长。参加竞选的小姐都是很有经验的。在中国没有这个先例,即使有,这个历史也是很短暂的。正因如此,我们的工作也会比较困难。并不是说这个女孩子不够漂亮,要找漂亮女孩子并不是特别困难,但是要找到各方面都优秀的女孩子就很困难了。身材要好,要会说英文,落落大方,对于提问要能够成熟的回答问题。这些点上,中国19岁的女孩子和外国19岁的女孩子真的没法比。



图为2015环球小姐佳丽们在诺莱仕游艇会展现风采
 
FC:就拿校服来说,中国学生的校服和日本、韩国等国外学生的校服相差得太远。中国人会主观地把学生打扮得过于土气,不让她们化妆,不讲究发型。
靳羽西:最近我的司机想让我听他的外孙女弹钢琴。那个女孩15岁,扎着辫子,穿着一条很长的裙子,就像一个外国9岁小孩的打扮。她的父母没有“打扮得美”这个概念,她自己也没有这个概念,而且也不敢。中西方文化的背景不一样,接受美的教育也不一样。
 
FC:可能在中国针对“美丽”的教育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推动,才能有可能慢慢地改进。
靳羽西:如果我要把一个中国小姐推向国际,那么她至少要有能力去代表中国女人的美,中国女人的修养。所以我们给她们开设了很多的培训课程,希望她们能吸收一点点东西。这也是我的责任。
 
FC:对于中国目前已经比较成功的女性企业家,您有什么关于个人形象方面的建议呢?
靳羽西:我以为现在很多中国的女领导能敢做多一点了,比如我们的第一夫人出访时的化妆就很得体很美观。但是相当一部分女性还是不敢,因为她们不习惯,没有一个“美”的文化的习惯。很多女企业家也不懂得怎么打扮自己,女企业家代表企业的形象,是需要学会打扮的。生意越做得大,就越需要代表性。并不是说要她们打扮得花枝招展,特别华丽,而是要懂得利用色彩来搭配衣服。比如我看到有些中国女企业家衣着华丽去参加晚宴,但是拎着一个大大的白天工作用的包,这样的搭配是非常错误的,正确的做法是穿什么衣服用什么包。
 
FC:我们经常会在很多场合下看到中国的女企业家,尤其是在上海,她们很愿意参加圈层活动,各种派对、主题活动等。我们发现她们开始讲究美感了,但是还是有很多缺陷。
靳羽西:因为她们没有受到很好的美学教育,所以她们不懂得如何去做。有些企业家已经开始学习了,我有一个开服装公司的女朋友,最近她告诉我自己花费了一万块钱去上六小时的外国礼仪培训课程。有这样的意识是件好事。
 
FC:女企业家们经常参加一些能提升品位的活动是否对她们有积极的意义?
靳羽西:
肯定会有帮助。很多人要求我们开设学校,专门教授这方面的知识,所以这方面的需求还是很大的。但是我常常遇到一些做得不是那么成功的人,也许他们本身没有什么名气,所以他们要把自己的名气做到很大,才会有人来。
 

联系我们

财富品质(中国)
财富品质(香港)
财富品质(纽约)
财富品质(伦敦)
2015 财富品质(中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