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富品质 > 学院 > L-EMBA >

游走欧洲:深度解读品牌DNA

时间:2015-08-18   点击:
法国:永开时尚革命之先河
 
奢侈品是在十七世纪初的法兰西,以路易十四国王为代表的贵族、王室,在满足自身需要的同时,供给欧洲其它王室,而逐渐形成了市场交易。到了18世纪法国大革命前,法国在时尚方面已然成为了欧洲的典范。法国创造的服装式样、装饰品和家具被其他国家竞相仿造,法国人高超的烹饪技艺和优雅的进餐方式,令食在法国的名气不胫而走。在当时,法国就代表着时髦。这种时尚风向标的作用一直延续至今。现在,时尚浪漫的法国,是世界潮流和精致生活的代名词,法国品牌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不论是皮革、香水、服饰还是零售、能源、食品行业,都有许多国际领先的知名行业品牌。
 
在财富品质欧洲L-EMBA的课程中,法国顺理成章成为了第一站,这其中对于Hermès、Louis Vuitton、CHANEL、DIOR、CÉLINE等品牌的参访让课程充满了新奇与期待。
 
这些品牌代表了法国现今最知名的奢侈品品牌,也浓缩了奢侈品从手工作坊到现在的国际化集团发展中一步步的传承和蜕变。
 
CHANEL 香奈儿只有一个
 

CHANEL是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著名品牌,CHANEL时装永远有着高雅、简洁、精美的风格。她善于突破传统,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成功地将“五花大绑”的女装推向简单、舒适。CHANEL流行时尚的核心在康朋街31号。现在,和过去一样,四个楼层叙述着各自的传奇:精品店、高级订制女装展示厅、香奈儿女士的私人寓所、设计工作室与工坊。
 
香奈儿是我们欧洲之行接触的第一个品牌,因为是第一个,所以,我们设想了很多与其它品牌的对比类的话题去交流,虽然很多话题我们自己都觉得莫衷一是,可是我们无论怎么表达,似乎答案只有一个,香奈儿就是香奈儿,并且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香奈儿品牌,也只有一个香奈儿小姐。

因为我们法国同事的前期沟通,所以,与香奈儿交流的整个过程一直有他们的事业部总经理陪同,包括参观全球旗舰店,聊天的过程中直接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来CHANEL的消费者都是什么心态?话正说,春春(李宇春)迎面走了进来,看来作为纪梵希的全球代言人,她也不忘香奈儿。这也正说明,一定程度上香奈儿的客户群体在追求时尚创新的同时,也不忘经典,关键是香奈儿基于经典的时尚改进,无论消费群体是否曾经消费过这个品牌,都会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

当然,香奈儿最值得肯定的是,她在商业模式上大刀阔斧的改革以及对于改革步骤的准确把握,我们很想说,干得漂亮!
用句老套的台词,爱与不爱,香奈儿就在那里。
 
Hermès:唯有节制,方能持久
 
Hermès,1837 年由Thierry Hermès 创立于法国巴黎,早年以制造高级马具起家,迄今已有170 多年的悠久历史。Hermès 是一家忠于传统手工艺,不断追求创新的国际化企业,所有的产品至精至美、无可挑剔,是Hermès 的一贯宗旨。
 
当我们到达爱马仕总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在办公室里经过大约一个多小时的和品牌方负责人交流后,我们提议是否可以自己去到全球旗舰店走走看看并且购物,他们非常友好的提示说,很遗憾可能买不到皮具,我问为什么,她说您看下就知道了,于是我们到了店里,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买不到皮具。
 
爱马仕旗舰店的皮具橱窗大部分是空的,只有一些logo 不明显的新品,经典款全部没有踪影,因为每天的上货量已经被抢购空了,再买要到明天,而且,更严重的是,皮具收银处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伍,用他们店员的话说,到下班也无法结账完成。我们问,为什么不多提供一些皮具产品,负责人说,因为他们的产品都是完全手工,生产不了那么多,坚持手工、坚持限量生产是他们的传统。
 
这让我们不得不想起来爱马仕的财报,我们看到,爱马仕在其他品牌近几年疯狂扩张的时候门店数量并没有明显增长,也就是说,爱马仕一直在有节制地控制自己的发展步骤,而这,则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其它品牌因为极速扩张导致品牌价值受到冲击的情况,并且让爱马仕在未来更有机会。
 
我们常说,拒绝是为了得到,有时候,放弃一些眼前的利益,你会得到更多,做品牌也一样,急功近利有时候真的做不了品牌,更做不了一个百年品牌。
 
Louis Vuitton:只有创新,才能绝地反击
 
自1854 年以来,代代相传至今的Louis Vuitton,以卓越品质、杰出创意和精湛工艺成为时尚旅行艺术的象征。产品包括手提包、旅行用品、小型皮具、配饰、鞋履、成衣、腕表、高级珠宝及个性化订制服务等。LouisVuitton 成立于法国巴黎,从皇室御用到顶级工艺作坊,Louis Vuitton 的种种经典设计顺应了旅行历史的重要发展。
 
参观完LV 艺术展厅,在楼顶看过香榭丽舍大街全貌,并且和相关负责人交流过后,我们其实对于参观LV 旗舰店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因为说实话,我们这些人确实已经过了消费LV 的时候,虽然大家每个人都有几个LV 的包包。可是在品牌负责人的盛情邀请下我们也只有客随主便了,但是,结果让我们明白很有看一下的必要。
 
当小马哥卸任LV 创意总监后,我们最初感觉到的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并且没有想到更多,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创新,让LV 拥有了第二次机会。
 
除了仍然拥有第一流的产品品质外,LV 的产品比以往更加时尚化,颜色和款式都丰富了很多,而且比以往更重视细节设计,给我们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那个新型的V 字logo 设计,这个设计让我们最新潮前卫的富二代助理也未能免俗的为其买单,而我们这些老人家们,也都不虚此行。
 
其实,作为LV,创新是需要勇气的,他们靠经典起家,也靠经典辉煌,而终于有一天,他们主动放弃经典,虽然我们不排除市场压力等因素,但是作为一个品牌,或者说一个企业家团队,做这样的决策也需要足够的智慧和勇气,我们不得不说,LV 尚能如此,中国品牌值得思考。我们推测,创新将让LV 在未来1-2 年内获得一定的额外的市场增长,并给LV带来短暂的二次生机。
 
Dior:时尚化 更亲民
 

Dior迪奥由法国时装设计师克丽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于1946年创于巴黎,半个多世纪以来,品牌设计不断创新却始终保持着高贵优雅的风格和品位,演绎时尚魅惑,自信活力。在时装、珠宝及手表、香水、彩妆和护肤领域,迪奥是优雅、卓越与奢华的完美呈现。
 
因为在前几个品牌耽误了太多时间,所以在迪奥我们特意提醒大家除了参访交流外没有时间购物,大家也表示理解,虽然有几个人本身就是迪奥的VVIP客户。但有时候计划没有变化快,迪奥用一个词“Bling Bling”改变了我们的初衷。

当大家谈到迪奥的时候,可能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的戴妃包,那是一个经典,戴妃包之于迪奥,就如夜明珠之于皇冠一样,可是现在的迪奥,更经典的已经不是戴妃包,那是一个颜色的世界,这些颜色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Bling Bling”。
 
我们很明显的看到了迪奥在时尚化方面的探索,这是我们从四年前预测奢侈品牌时尚化趋势以来看到在产品时尚化领域做得最彻底的一个品牌,当然谈到奢侈品牌时尚化不得不谈到Burberry,Burberry是传播和渠道时尚化的标志性案例。
 
我们不去评论迪奥时尚化的做法是否最优,是否会让其成为LVMH集团第二个LV,但是,无疑,时尚化会让迪奥更亲民,并获得更多机会。
 
CÉLINE:员工的幸福哲学

 
CÉLINE源自法国, 由女设计师Céline Vipiana于1945年在巴黎创立,以贩卖童鞋为主,之后皮件、服装系列陆续上市。多年来,CÉLINE不断通过新设计的推出倾力打造极简现代、艺术摩登的服饰设计,展现独立优雅、知性时尚、勇于创新的女性形象。
 
说实在的,CÉLINE的参观完全在本次行程计划之外,也是他们听说我们财富品质一行来到了巴黎,特别希望能够加入我们的观察视野。一进门,就看到笑容亲切的CÉLINE高管及其员工。环境干净,简洁,犹如CÉLINE的品牌定位与产品设计。进入了员工工作区,依然让我们感觉到亲切、轻松与人性,品牌产品与员工管理在办公空间进行了巧妙的融合,让每一位身置其中的人充分浸润于品牌文化之中。
 
突然,我们发现了一面画满了七七八八的头像以及一些留言的白板,挂在员工区域的最中间。这是什么?陪伴我们参观的CÉLINE高管腼腆的笑了,说这是因为我的离开,大家特别给我的送别词……您要离开品牌吗?噢,不是,是我下个月要升入其他部门任职,可是我仍然爱着这里……说着,说着,她的眼中攒着泪花。
 
这是个因儿童与女性起源的品牌,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以关爱的态度发展着自身的品牌。这种关爱既是对客户,也是对员工。有时,我们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会忘了员工也需要一种幸福感,而这样的幸福感会传递给每一位光临品牌的客户,而让所有人都爱着也被爱着。
愿每一个品牌都真心拥有爱。
 
凯歌香槟:生活之艺术


 
扎根香槟区200 余年,凯歌酒庄(House of Veuve Clicquot)是生活艺术的完美象征。始于1772 年,凯歌酒庄凭借稳定的卓越品质成就了声望,并忠实践行凯歌夫人(Madame Clicquot)
的箴言:“至醇至美,至尊品质”(ONLY ONE QUALITY, THE FINEST)。这个大胆的宣言来自27 岁丧夫的凯歌夫人。19 世纪初,她坚强地接管了凯歌公司并因此跻身当代最早一批商业女性的行列。
 
有远见卓识的凯歌夫人发明了“转瓶桌”(riddling table),香槟从此有了清澈透明的观感;她购置了香槟区一批最好的特级葡萄园(Grand Cru),并致力于提升香槟酒在法国以外地区的声誉与知晓度。如今,无论是面积还是品质,凯歌香槟酒庄在香槟区中的葡萄园皆堪称一流:香槟区内共有17 个特级葡萄园和39个一级葡萄园,凯歌分别拥有其中的12 个和18 个。
 
凯歌皇牌的高度
 
凯歌夫人为凯歌香槟确立的明黄色酒标已成为品质、创新、创意与奢华的代名词。无年份的皇牌香槟(Veuve Clicquot Yellow Label)定义了酒庄的风格:丰富的黑皮诺(Pinot Noir)葡萄带给香槟丰富的层次感和浓郁感;少量的莫尼耶皮诺(Pinot Meunier)萦绕其间;霞多丽(Chardonnay)的融入为这完美的平衡酒体增添了不可或缺的优雅、精致与新鲜,带来特殊的凯歌香槟风格。使用高比例的窖藏葡萄酒进行调配,10位酿酒师组成的品鉴团,一切都是为了确保每年酒庄风味的统一。在完美掌控下透露出的繁复风味,是伟大的凯歌香槟酒庄的品质印记。凯歌所有别款香槟都从这款超级红酒中汲取灵感。作为无年份香槟,凯歌皇牌香槟至少要陈藏30个月。
 
年份之魅
 
拥有250余年酿酒史的凯歌酒庄世代传承着一个酿制香槟的密法。那就是只在最好的年份,选取丰收自顶级葡萄园的葡萄来酿制年份香槟酒,凯歌年份香槟体现了酒庄的独特风格并反映了当年最好的品质。第一瓶年份香槟诞生于1810年,酒的特性因年而异,但年份香槟始终保持着凯歌家族的一贯品质。“从不一成不变,也不天壤之别。”凯歌年份香槟至少会陈藏5年以上。
 
凯歌生活方式
 
凯歌香槟完美体现了凯歌生活方式(Clicquot Lifestyle):即尽情欣赏凯歌织就的美好合集——美、艺术、食物等生活中的美好事物体现出传统与现代的交融。在秉承古老传统精髓的同时,也制定着今日潮流的创新表达。
 
财富品质午宴品尝佳酿
 
2004年的9月绝佳的气候条件赋予葡萄果实最为理想的成熟度,无疑是制作香槟最好的年份。凯歌香槟在9月23日和10月13日之间进行的采收,令果实的品质和健康状况都表现优异,黑皮诺酿成的葡萄酒富有果香气息,酒体饱满醇厚。霞多丽则风格独具,格调非凡。
 
瑞士:精致钟表产业的大成者
 
财富品质LEMBA的第二站必然走访的是瑞士日内瓦,领略瑞士精致制表产业的传承与创新。
 
在全球制表业中,瑞士可以称为元老,其钟表业已有300年的悠久历史与传统。现在,制表业已然是瑞士国家的象征。曾经在瑞士历史上所发生的不同时期的危机,使得瑞士钟表业已拥有了可以直面许多技术、经济结构等挑战的能力。传统、技能、高技术和永远的创新已使瑞士钟表业保持它在世界钟表市场的领先地位。它的非凡物力论和创造力已使它成为技术发展水平的行业大佬,它所拥有的许多发明或世界记录是如此之多:第一只手表、第一只石英手表、第一只防水手表、世界上最薄的手表、世界上最小的或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手表等。
 
从这些品牌我们能学到什么?
 
在瑞士的参访是我们感触最深刻的一站,一家家工厂看过,一家家门店走过,一家家博物馆浏览过,财富品质一行人不得不感叹瑞士钟表行业在历经百年的时间中所塑造的深厚的品牌文化与极致的产品品质。
 
自信
 
每一个品牌,都有一个独特的故事,在任何品牌管理者的口中,他们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的,并且每次讲到自己的品牌的时候,都会神采飞扬,并且自信满满,而这种自信,便是奢侈品牌的第一个基因。
 
之前我们曾有一篇文章谈到中国人的不自信,以及因为不自信所导致的畸形的奢侈品消费,而这,在这里就成了最好的反面教材,试想,如果中国企业家永远都认为自己的产品不如国外的奢侈品牌的好,那么,中国企业还有机会成就一个卓越的奢侈品牌吗?答案是肯定没有。
有时候,讲故事的人的状态会很影响听故事的人的状态,如果一个事情,当讲述者都对其正确或真实与否存在质疑的时候,则肯定无法让听者信服。但是,当你看到一个简单到不能简单的一堆破铁丝被奢侈品大牌的管理者当成艺术品去声情并茂地讲述,并且放在了高端大气的厅堂中间的时候,你就明白,自信已经是这个品牌的重要基因之一。
 
极致产品
 
近两年,奢侈品大牌受到了一定的冲击,销售放缓,并且有很多品牌因此削减了市场预算,但是,我们发现很少有品牌削减了产品研发投入预算,相反,很多品牌的产品研发预算不降反升,而这样的目的只有一个,追求更极致的产品体验。
 
我们曾经采访过很多品牌的全球CEO,但当每次和他们聊天的时候,都必须忍受一个过程,那就是听他们兴致勃勃地介绍他们的产品,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产品是他们最大的优势,而中国企业家则一般认为营销大于产品,但忽略了产品才是客户的核心价值。
 
其实,我们一直比较关注一个被奢侈品集团收购了的中国本土品牌,当然,这种关注是在品牌被收购之后,当一次去做门店调研的时候,我们惊奇地发现他的产品品类异常丰富,款式也中西结合,或新颖别致,或高端大气,最后和品牌负责人交流得知,被收购后,他们的产品研发费用比营销费用还大,而这,在中国企业是无法想象的。
 
客户至上
 
之前谈到奢侈品牌客户至上,大家一般会立刻想到奢侈品牌带着有色眼镜,对客户区别对待的事情,其实,这些基本上是在中国的情况,当品牌认为无论我怎么对待客户,客户都会购买,甚至我越高傲客户买得越多的时候,也就难怪品牌会这样表现了。
 
而事实上,国际奢侈品牌在全球范围内,其客户服务要比中国品牌好很多,你可以看10个包包,但即便一个没买,店员也会很礼貌地谢谢你,并且很感谢你的建议和意见。可能有人说,现在销售不好做了才这样,其实,不是,品牌们一直这样,只是现在更需要这样而已。
为了更好的服务好客户,很多品牌开发了更多的产品系列,我们有时候会认为品牌是为了从消费者身上赚更多的钱,而事实上,很多品牌的新产品线都在亏钱,在亏钱的时候还希望可以给客户提供更多产品和服务,只有一个目的,客户至上,希望可以把客户服务得更好,哪怕这种更好带来的只是客户多来几次。
 
成功自有其道理,当很多中国企业家在埋怨中国文化大革命消灭了中国品牌文化传承,在抱怨中国没有欧美的设计制造工艺的时候,其实,我们应该知道,我们需要正视的是除了这些以外的很多东西。
 
祝愿我们中国品牌越来越好。
 
HUBLOT宇舶表:激情让创新精神始终沸腾

 
于1980年在瑞士创立的宇舶表,是历史上首个以天然橡胶腕带搭配贵重金属作为制表材质的奢侈品腕表品牌。这一被称为“融合的艺术”的全新品牌理念在当时引起了制表业的巨大轰动。HUBLOT在法文里面代表“船舶的舷窗”,因为宇舶表独特的品牌个性和舒适的佩戴体验,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欧洲皇室成员广受追捧,被称为“国王的手表”。
 
2004年,作为少数真正在瑞士制表业留下足迹的人物,让-克劳德·比弗先生接管了宇舶这一品牌并赋予了它惊人的动力,引领了它令人钦佩的成长。2005年,随着BIG BANG系列腕表的推出, 迅速获得专业人士与全球顾客的广泛赞誉,获得2005年瑞士日内瓦钟表大奖“最佳设计奖”。作为世界制表业中的全新设计,它很快获得了业内的认可。表壳直径44.5mm,可以透过多层结构直视表盘,手表采用玫瑰金材质、钛、不锈钢、陶瓷、碳与橡胶,侧面为黑色橡胶插片,使表带如同穿过表身,流畅自如,融为一体。
 
自比弗先生执掌宇舶表后,这位瑞士制表界最具有领导魅力的品牌掌门在不到10年内,让宇舶表的业绩超过十倍增长。2009年,坐落于日内瓦湖畔尼翁的宇舶表总部工厂大楼落成并正式投入运营:6000平方米的新工厂配合制表技师全身心致力于制表技术的钻研和全新机芯UNICO的研发上。UNICO机芯是一款导柱轮计时机芯,位于表盘一侧;也是第一款完全由宇舶表独力设计制造的机芯。2014年3月,宇舶表第二座总部工厂大楼破土动工!当时已升至LVMH集团珠宝腕表部门CEO兼总裁的让-克劳德·比弗先生(Mr. Jean-Claude Biver)与宇舶表全球CEO里卡多·瓜达鲁普先生(Mr. Ricardo Guadalupe)共同为全新工厂培土奠基。新工厂的面积将是原尼翁总部工厂两倍以上,这将进一步满足宇舶表持续发展以及品牌对于垂直化发展进程的追求。
 
至今,宇舶表已经有4个系列——BIG BANG,王者至尊,经典融合和传世之作——包括多项复杂功能,包括打破世界记录的50天长动力的MP-05 法拉利腕表,陀飞轮,三问,MP-02时间之匙、逆跳日期、世界时、安提凯希拉。除此以外,宇舶表还持续研发新型的材质,锇晶体、魔力金18K防划痕防氧化金)、王金(King Gold,18K合金中融合了5%的铂金,使其呈现深红色,更为珍贵)、碳纤维、锆、钽、钨、镁、宇舶合金(铝镁合金)、陶瓷和钛。与更多如黄金、白金、钢铁、橡胶、钻石和宝石等传统材料。
 
巩固于当下,并不断地发展。在前沿技术的进步和新材料上的基础研究上,宇舶表仍然致力于依靠传统的专业知识来制作承载着最有才华的手表制作大师标志的计时器。通过这种方式,该品牌代表了制表文化和尖端技术发展之间、过去与未来之间的融合的艺术,正如宇舶董事会主席让-克劳德-比弗所说:“我们不是打破过去。相反我们通过连接未来向它致敬”。
 
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恒久不息的辉煌成就
 

江诗丹顿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钟表制造商,自1755年于日内瓦创立以来,从未停止生产。作为一间全面的钟表生产商,由机械至机芯开发、技术至设计等创作,以至生产工序,均由江诗丹顿全盘掌控。
 
1755年,才华洋溢的年轻钟表匠Jean-Marc Vacheron在日内瓦市中心创立自己的首间钟表工作室。Jean-Marc Vacheron对人类文化充满好奇与热诚,经常抱持开放态度,并不断钻研制表工艺,因而成为一位非常成功的日内瓦独立钟表匠 — 「阁楼工匠」(Cabinotier)。在1819年,经验丰富的商人François Constantin与Jean-Marc Vacheron的后人合作,成立了声名显赫的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凭着其对市场敏锐的触角和坚定的信念,几十年间François Constantin不断穿梭欧洲,为设计精巧及优质的钟表时计开辟新市场。
 
江诗丹顿在整个二十世纪推出了多款令人经久难忘的时计。从简约典雅的款式到精雕细琢的复杂时计,从日常佩戴的款式到名贵的钻石腕表,每一款均代表了瑞士高级钟表登峰造极的制表工艺,体现了江诗丹顿在世界钟表业界卓尔不群的地位,及其对技术和美学的追求。
 
追求卓越
 
作为高级制表精神的虔诚守护者,江诗丹顿的钟表匠们掌握了钟表设计和生产工艺的整个过程和真正精髓。凭借传统技艺与先进设备的相互结合,江诗丹顿制造出了一系列超凡出众的机芯,其中有些采用了简约明了的设计,有些则配备了更多的复杂功能:万年历、计时、月相、跳时、陀飞轮及三问报时等,展现了最为精致的制表艺术。
在最后的打磨装饰过程中,制表师着力进行外观和技术上的雕琢,这是每一枚钟表蜕变为超凡时计之前所必须经历的工序。从品牌座右铭中可以看到江诗丹顿为追求卓越而对每个细节给予的悉心关注,以及对新领域的不断探索。传统制表工艺为江诗丹顿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试验和创新环境,机刻雕花、雕刻、珐琅彩绘和珠宝镶嵌均在其中得到了展示。
 
Christian Selmoni:江诗丹顿艺术总监
 
Christian Selmoni先生1959年出生于瑞士一户钟表制造世家,现担任江诗丹顿产品开发部艺术总监。专门负责品牌产品长期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领导品牌在创作方面的事务和制定 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工作坊的发展方案——包括珐琅、精雕、宝石镶嵌等在内的装饰工艺。此外,更与“阁楼工匠工作坊特别定制”服务部门合作,一同设计并制造“独一无二”的腕上珍品。他的祖父曾是侏罗山区钟表制造学校的顾问成员,同时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镂空钟表专家,而Christian亦从祖父身上继承了对高级钟表的无限热情。
 
商业可以如此好玩 朋友可以如此亲近——走近MAD Gallery艺术体验空间

 
MB&F立足于简单而基本的理想目标: 将一大批才华洋溢的钟表匠、艺术家和专业人士汇聚一堂(全部是“精英队友”),每年设计并制造出一款颠覆想象的原创腕表作品。
 
MB&F培养制表精英及团队,让每一位成员的激情和创造力得到完美展现,相信每一位成员都不可或缺,从而发挥团队成员的综效,以超越个体的总和。
 
MB&F堪称一场人类冒险之旅……只为一个共同目标: 打造超乎想象的钟表机器。
 
一个富有创造性的大人内心都住着一个纯真的孩子
 
MB&F的十周年标语“一个富有创造性的大人,内心都住着一个纯真的孩子”,因为绝大多数的人,在经过现实生活的冲击后,都早已经失去童年时对凡事抱持新鲜与好奇的心态,更别说在长大成年后,天马行空的创意想象早已消失殆尽。
 
在看过江诗丹顿位于日内瓦中心的精品店后,财富品质一行人又去参观了令人叹为观止的MAD Gallery,一个整个世界中绝无仅有的商店。该商店在InStore Magazine(最潮商店杂志)中被推选为世界最酷商店之一,各种商品兼容并蓄纳于其中,从摩托车到蒸汽朋克灯,再从昆虫动物标本(与腕表部件相配)到颇具未来感的吉他,甚至还有MB&F腕表。
 
Les Ambassadeurs:客户相信我们,我们相信品牌
 

Les Ambassadeurs是法语中“大使”的意思,以“The Leading House of Leading Names”(顶级品牌的顶级销售商)著称的大使表行创立于1964年,至今已有50多年的历史。在当时,位于日内瓦罗纳街Rue du Rohone的Les Ambassadeurs咖啡馆(大使咖啡馆)关门歇业。这家大使咖啡馆在当时的上流社交界极富盛名,是许多外交人员喜爱的聚会之地。大使表行的创始人遂决定沿用这个内涵丰富、音韵响亮的名称,因为它清楚地表达了企业的理念,即成为传播一流腕表珠宝品牌的大使。于是便有了在大使咖啡馆旧址开设的第一家大使腕表珠宝精品店。现如今精品店已增至四家,分布在瑞士的苏黎世、日内瓦、圣莫里茨和卢加诺,今年年底将会在琉森开设第五家分店。
 
Les Ambassadeurs一直是顶级品牌合作伙伴首选的销售平台,得到了高级钟表和珠宝界的首肯与信赖,并已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大使表行注重销售腕表及珠宝的多样性和原创性,特别是拥有限量版,特殊机械腕表如陀飞轮、三问、万年历以及极其稀少的值得收藏价值的腕表,成为了钟表爱好者和收藏爱好者的天地。大使表行凭借其对腕表珠宝行业极度的热忱、开放和专业性,以及追求满足客户服务和瑞士人一丝不苟的特质,使得大使表行脱颖而出,成为瑞士顶级的腕表珠宝的代理大使。
 
这一次,LEMBA在瑞士走访了Les Ambassadeurs表行,在这家具有高水准的瑞士手表经销公司里,一行人与其高管分享了VIP客户管理策略。其中,非常欣赏他们作为一个经销商的服务准则:一是“客户相信我们,我们相信品牌”,如此才能用信誉在客户、品牌与经销服务商之间建立关联;二是“不能强求客户意志”,要用高端产品能力、优质服务能力、体验组织能力吸引客户,而不是强买强卖;三是不断创造惊喜,每年五场主题活动,八大代理品牌供货能力,三名制表师傅全天服务,快速响应客户需求让公司声誉常在;四是遵守行业规则,拥有商业底线,获得同行认可也是一种重要的品牌美誉度。
 
财富品质日内瓦CEO晚宴:东西碰撞 思想集萃

 
财富品质瑞士CEO晚宴在日内瓦中心的Hotel Angliterre酒店举行,参加晚宴的人员包括了多个著名品牌的CEO和创始人,其中包括了瑞士Ulysse Nardin(雅典表),H. Moser & Cie.(亨利慕时,腕表品牌),Hautlence(纳沙泰尔,腕表品牌), Suzanne Syz Jewelry(珠宝品牌),Artya(枪之子,腕表品牌),Manufacture Royale(腕表品牌)的全球CEO们。参宴人员一边品尝精致的瑞士大餐,一边就关于独立制表商遇到的挑战和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佳方式等话题进行了激烈并友好的讨论。
 
在讨论中,我们看到了CEO们睿智的思想和对未来趋势的把控,他们或激烈辩论,或频频点头,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认为,中国市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发展非常迅速,特别是近几年中国消费者的品味和观念越发复杂和成熟,人们,特别是年轻一代消费者对于品质的追求已然超过了对于品牌的追求。他们在未来对于中国市场将会有更精准的客户定位和品牌教育。这是一个趋势,是中国消费者改变了他们的观念。

联系我们

财富品质(中国上海)
财富品质(中国北京)
财富品质(欧洲总部)
财富品质(北美总部)
电话:(上海)021-5089 9680-8027 (北京)010-57468188
2015 财富品质(中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